您的位置 首页 每日好文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8月3日,作者陶陶(全名沈依陶)、陶爸、陶妈与著名作家何立伟做客当当梅溪书店,与现场观众分享了“柴门闻犬吠,都市夜归人”,狗狗与家庭成长之间的温暖故事,长沙文化沙龙主理人海蒂担纲主持。活动吸引了诸多长沙市民参与,现场更有神秘嘉宾,著名历史学者谭伯牛低调亮相。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读初中时,12岁的小女孩陶陶领养了一只白色的小博美,起名叫冰灵。那时候,陶陶还是个初中生,冰灵也只有4个月大;如今,陶陶已经上高中了,冰灵也长到了3岁多。“它教会了我爱与被爱”这是陶陶的内心独白,也是《一起长大的约定》这本书诞生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在书中,陶陶回忆起3年前初见冰灵,一切记忆都是那么的鲜活。“第一次见你时,你还很小,眼睛在小小的脸颊上显得很大,黑溜溜、亮晶晶的。但你一点都不认生,和姐姐毛毛、妈妈壮壮一起向我跑来,我蹲下,你就摇着尾巴跑到我的面前,右爪轻轻搭在我腿上。”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跟健壮活泼的毛毛相比,冰灵明显更瘦弱些,还瘸了一条腿,可陶陶却更喜欢不霸道也不争抢的冰灵。它的嘴巴稍稍有点歪,黑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白,显得非常深邃又亮晶晶;它的腿脚很细很小,安心地依偎在陶陶怀里,陶陶深切地感觉到它对自己的依赖和信任。于是,才第一次见面,冰灵就爱上了陶陶,陶陶也爱上了冰灵。从那一刻起,陶陶和冰灵便定下了“一起长大”的约定!

中国作家协会全委、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与长沙市文联名誉主席何立伟说,以往的书大多描写狗对人的感情,而这本书着重描绘了人对狗的感情,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家三口共同完成一本关于宠物的书,也表明养宠物对家庭的关系也有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
养狗的过程也曾经历波折,原本对狗心有余悸的陶妈曾一度反对养狗,冰灵的娇俏活泼使她克服了长久以来对狗的恐惧 。现任教于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的陶妈说。 “女儿从小就喜欢小动物,特别喜欢小狗。在小区里,每次遇到散步的狗狗,她都会忍不住想要抱抱小狗,好几个狗主人都认识她了。”因为喜欢,陶陶自己还买了一本介绍狗狗种类和习性的科普书来看,对各类狗狗的情况了如指掌。在刚满12岁时,陶陶实现了之前许下的生日愿望,遇到了一只白色的博美小母狗——冰灵。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一家三口与小狗的生活其乐融融,陶陶用清新纯真的笔触记录下相处的点点滴滴,例如写小狗第一次看见雪:它的脚在积雪里留下几个小坑,仿佛是觉得柔软的积雪站得太滑了,于是小心翼翼地调整了姿势,有些害怕地抬头用求助的目光望着妈妈,风把它的毛吹的四散飞扬。它在雪里安静地站着,几乎和雪一模一样,但我的冰灵又不一样,它永远不会融化,永远不会被挤压成冷酷坚硬的冰,永远不会失去自由。而我,也会一直陪着它。

陶爸曾在媒体工作15年,笔名“石扉客”。在成为陶陶和冰灵的“奶爸”后,他对养狗有了新的感悟:在他小时候,接触的大多是农村的中华田园犬,无人精心饲养和呵护,常常在成长过程中就惨遭夭折。好不容易长大后,又大多会遭到贩卖、宰杀,加工成狗肉送往城里人的餐桌,少时家里养狗的记忆,使他至今对吃狗肉感到反感。

“女儿可能永远无法理解爸爸的童年故事。”石扉客感慨,她可能永远无法将“一只白色的、小小的、可以抱在怀里的小女狗”,跟一只同样活泼可爱但可能随时失踪、被毒死、被撞死和端上餐桌的小土狗联系在一起。这背后,也折射了自己的生活和时代的命运变迁。

和我一起长大的两只狗

在序言《我们与动物的契约》里,作家蒋方舟评论道:“小小的作者以一颗异常敏感的心去对待动物,就像电影《狗狗与我的十个约定》中的小女孩,能够和狗订下真正的契约。”为什么总是孩子能够格外地理解动物,珍视动物与人类之间的情感?在蒋方舟看来,是因为孩子和动物都是弱者,孩子不具备社会资源与力量,他们的行为受到约束,而话语也往往不受重视,就像是动物的痛苦呻吟往往被人们忽视。

通讯员刘佳 潇湘晨报记者徐海瑞

关于作者: tangshenmengchon

本文章来自互联网上面收集整理,如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邮箱(yjhtillusiveukl@qq.com)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热门文章